将吾爱小说网设为首页
收藏吾爱小说网
 本站唯一网址
www.q1268.com
吾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宫史诗雷雨 > 最后的甜蜜【三】

最后的甜蜜【三】

    諴妃便一屁股瘫软在床上,理了理鬓角,便去了景仁宫。

    君曦故作忧伤,她不知諴妃是否参与过谋害孝淑皇后的过程,若是有,向着淳嫔下药,倒也无不可能,所以华妃死的越早,真相越易大白于世,毕竟諴妃精通医理。便双目呆滞,道“华妃,是昨个夜里过的身子,今早,被人发现,中午才来报的。听说死的时候双目流血,嘴唇乌黑,实在是惨状,倒像是中毒而亡的,太医也已经定过了,白头翁,用之太久,精神不佳,行迹疯魔,神志不清,最后中毒死亡。”

    諴妃倒是一脸惊愕,险些椅子就要坐不住,要不是铭心一把把她稳住,她便要跌了下来,“哎呦,皇后你说这是谁做的啊,怎竟如此跌宕啊,”说着便摸了摸脖子,心里一想索性还在,“臣妾听着真害怕那,生怕自己的脖子没了。”一转眼,竟发现君曦一双眼直直死死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险些又要倒下,颤颤巍巍到“皇后娘娘啊,您怎么这样看着臣妾,臣妾的脸都要红了。”

    君曦疑然看着,但没发现一丝恙处,便突的收回了脑袋,这为实又给砚冰吓了一跳,道“她死了,你怕什么,还脖子在不在。本宫瞧着你今日穿的花纹倒很是特别呀。”

    听此言,砚冰方长舒了一口气,道“哎呀,娘娘,您这弄得合着似慎刑司一番,倒真是让臣妾提心吊胆的,臣妾穿的是内务府新进的料子。这上面的是皇后娘娘最喜的兰花。”

    君曦分明看着是和那本草纲目上一模一样的白头翁,上有注释,形似兰花,只是叶子不同罢了。心中的疑问又岂是一时可以决绝的,便道“是么,本宫瞧这不像啊,以后说话,想仔细了再说,不要信口开河,你且退下吧。”

    砚冰腿脚倚斜,便跪了安退了出去,刚出去,便命铭心快回到宫中,将院子里的白头翁全部拔了,顺便着再烧了,她不想再惹出事端,华妃不死,她心不安。如今华妃死了,她的心就更加难安了。如今能过一天是一天吧,只求不要连累女儿。

    嘉庆九年,如嫔和皇后一同怀孕,心中自然高兴,也就短暂的忘记了前朝的那些烦心事。便又命人决定大摆宴席。六宫各院各怀鬼胎,如嫔则是惴惴不安,只怕皇后先她一步生产,便细细算计着,没事再给諴妃添点心事堵上一度,挑拨她们的关系。諴妃倒是能沉住气,也不往多处想。

    皇帝自然忙得不亦乐乎,每日里景仁宫,万寿宫,马不停蹄的来来往往。如嫔倒也争气,临近着生产变多动一动,蹦一蹦,总算在二月九日诞下皇八女,君曦在十日为皇帝诞下皇四子。

    万寿宫的公主自然美丽,皇帝每日围着如嫔生下的皇八女。

    “如嫔啊,这孩子怎么这么小啊,你说她长大了会像谁多一点啊,朕倒觉得像你好,聪明伶俐,生的倒也美貌。咱们的公主小名就是平儿,你不知道皇后以前生过一个公主叫安儿,如今正有了平儿。朕瞧着这孩子真是欢喜啊。”

    皇帝自然围着两个孩子,乐得合不拢嘴,两日之内,儿女双全,永寿宫的宫女们都说,龙凤呈祥,大喜之兆,皇帝由此更是宠爱如嫔,自从如嫔生下孩子,便一直待在她的左右,始终不肯离去。

    君曦每日里对着窗子望着外边,却怎么也看不到皇帝,只有从承乾宫里飘过来过来的雪白梨花,后宫众人倒也都是见风使舵,便都以为皇后失了皇帝欢心,便是也不见得多来往了。

    听闻皇额娘又得麟儿,绵宁自是高兴不已,便立即挑了好一大盆素荷冠鼎送了景仁宫,君曦老远便问道了花香,心中自是满心欢喜,便是以为皇帝来了,而意泽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上呐,本生了孩子怎么还不见他来啊,意泽,皇上多久没来了。”君曦目光呆滞,自言自语。

    意泽,听了此话忍俊不禁道“皇上来了,不是今天早上还来吗,皇上每日都来看娘娘呐,娘娘怎就不记得了?”

    “皇上来过了,为什么皇上不能一直陪着我吧。也是,前朝政务繁忙,如嫔也是生了公主的,皇上自从安儿去世,便一直想要一个小公主,本宫也想要一个小公主。意泽,你说皇上今天还会再来吗?”君曦总是这样,自言自语嘀咕,这倒让若茵吓了一跳,忙去请了太医丁然。

    丁然把过脉后,倒是有些不安,道“奴才已经替皇后娘娘把过脉了,脉象平稳,并无大碍。只是看着娘娘的症状,按着西洋医生的说法,这应该是产后抑郁症,娘娘性情不稳定,还得皇上多多陪伴才是啊,等娘娘做完了月子,身体里的血气脉色(激素水平)恢复了,这也就好了,奴才会开几服药,娘娘按时吃着,只是啊皇上陪着,恢复的总是快些的。”

    君曦自从生完了孩子,皇帝也确实每日里一直看着,但是君曦希望皇帝能无时不刻的陪着她。可是身为皇帝,这显然不可能,于是君曦的性子也就在生产中发生了改变,这也就是君曦与皇帝的分歧的开始,除非皇帝陪着,她才觉得又是以前的她了。

    諴妃那日来看着,君曦面容憔悴,忽冷忽热,时而闷不做声,时而骄纵易怒。一眼便看了出来她的症状,这些症状都是产妇月子里普遍存在的,要想痊愈,需得丈夫在月子里的不离不弃,陪伴左右,才能痊愈,否则便是大罗金仙也是回天无力。

    那日夜里,如嫔大肆宴请后宫群妃,歌舞欢声好不快意。只是君曦听起来全是聒噪的声音,却是杂乱无章。即便是神仙般的曲子也入不她的法耳,她只觉得大半夜的若此折腾,八公主只会难以入睡,休息不好孩子有怎能心安,不能心安又如长大。身为母亲,她知道孩子无论做什么第一时间都是胆战心惊的,即使吃个奶,也恨不得把RUFANG稀巴烂。而如嫔毕竟第一次为人母亲,没经验,也自然不懂得什么,君曦便下懿旨,“宫中一切,要以皇子公主要紧,百日之内不可,欢歌雀舞,影响孩子们休息。”

    如嫔便觉得皇后此举实在是可笑至极,依旧我行我素,每日唱呀跳啊,愣的一朵喇叭花似的,皇帝宠爱,便公然和皇后叫板。下场当然是会惨的,皇帝觉得皇后有礼,如嫔又是皇后的妹妹,不以皇后之意为尊,自然是不懂得兄友弟恭的道理,便再没有进过永寿宫,并且以祖宗家法将皇八女夺了过来,交由君曦抚养。

    在君曦的抚养下,皇四子,八公主,一个个长的很是可爱,最是难能可贵的是,君曦真心喜欢平儿这个孩子,就这样皇帝每日都去景仁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