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吾爱小说网设为首页
收藏吾爱小说网
 本站唯一网址
www.q1268.com
吾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宫史诗雷雨 > 灵犀动【一】

灵犀动【一】

    毓庆宫牌虚悬,宫门高高大大紧紧相闭,自大行皇后崩逝之后 ,皇帝已经将自己关在房门中的多日,几日里也只是进些茶点,连饭都没来的上吃几口。每日只是紧紧的悲哀同情着皇后的遭遇,夫妻二十三载,刚要享福还没几日,便崩逝了心中的沉重可想而知。大手一挥便是爱抚一首“吉安凄望路非迢,一别芳徽百世遥。心绪萦牵情不断,泪珠错落酒同浇。 殡宫移处歌蒿里,华表归来赋大招。 寂寞椒房谁是伴,独听莲漏耐春宵。”

    君曦进过屋来,便请了安,皇帝站在窗子处,向养心殿望去,久久不能释怀,看着那个背影,君曦莫名的心痛,鳏寡孤独,丧妻死子,一时宫中离去两人,整个气氛都在沉静中悲痛着,无声着。

    君曦便随手拿起文案上的一首诗,便诵了出来“‘连朝奠醊空挥涕,举案悲看坐两楹。  凤帵摇风魂欲返,垂髫合卺岂望情。  拈吟遣闷益无悰,欲览宵中梦里逢。  自叹痴情真说梦,镜花水月片时浓。皇上对大行皇后情真意浓,爱深几许,想必大行皇后和小公主在天之灵也会有几分安慰的。”

    皇帝并未转个身来,只是依旧站在窗子口,看向远处,久久冥思什么,这才有款款说到 ,

    “君曦啊,朕这些日子总是梦到大行皇后,就好像那时我们小的时候,满堂的国色天香花,我们在花海里,追逐打闹嬉戏玩耍,那是多么无忧无虑啊,如今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皇帝回忆着往昔,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自然那时年少情情深,情深深几许。“如今却天人永隔了。”

    君曦无奈,刚回宫时皇后的身子骨确实已经不怎么硬朗,再生了公主,月信失调,气血两亏,倒真如风烛残年了一番。“大行皇后走得确可怜。”君曦也不好意思插嘴,只能唏嘘哀婉。

    “朕少时候很怕雷声,便有额娘陪着;后来额娘去了,便是皇后陪着,如今她们都不在了,朕该如何是好。朕已搬旨在宫中不许穿孝行于宫中,免的太上皇帝过于哀叹”皇帝长叹一声为了讨好太上皇帝,竟然不得已还要再借着亡妻的丧礼来做点文章,以彰孝道至上 。

    君曦道“皇上的孝感天地,太上皇帝自然是能够感受到的,皇上仁孝,实乃大清之福气。”

    皇帝这才感受到一股赞同的暖意,整个王朝,乃至整个天下,终不过还可以在后宫里作作真皇帝。这才扭过身来。

    皇帝冷言冷语,满是铿锵道“皇阿玛感受不到,他若能感受得到又怎能痛下杀手,大行皇后的死是太上皇帝所为,当年的难产是太上皇帝一手所造。”皇帝说到此处,声音哽咽,将泪目一闭,在君曦面前强忍泪水,但还是留了下来,她忙去擦拭,将皇帝扶在龙椅上。

    君曦疑惑道 “皇上会不会搞错了,大行皇后恭敬,太上皇帝没有理由的。”

    皇帝又道“在这个宫里,能有将太医全部调离兵营,阻挡国母生产,又能将朕支开,还将你囚禁,让諴妃在翊坤宫里听到任何声音,不为所动,满宫的宫女太监侍卫充耳不闻窗外事,如此的力量,如此的巧合。除了太上皇和朕还能有谁。朕活的像个傻子,朕哪里像皇帝啊。”说着便愈发地郁闷,愤懑生怒,顺手便一下子将传国玉玺摔在了地上。

    皇帝的泪水喷涌而出,实在忍不住了。君曦看在眼里,伤在心里。那种伤心,更像是一个母亲,君曦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相拥,天寒地冻,彼此依偎,倒也是一种幸事。身为皇帝,却是傀儡,竟连自己的皇后都无法保护。

    她总说算明白了,焕然大悟。“淳嫔诬陷大行皇后清誉,所以皇上让臣妾赐死淳嫔。只是此举与淳嫔有何利处。或者她有更多的计谋,皇后去了,最得益的就是臣妾了,如此臣妾便是百口莫辩。这罪名只要有着满宫的舆论运转,众口铄金,总是躲不过的。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倒是精巧。”君曦将眼一闭 ,虽然心中很是担心,但又要冷静,总要面对的,只是大行皇后是第一个被拿来算计的,藐视皇权。

    “你错了,如此计谋,淳嫔的脑子哪里够用,这早就不是后宫之争了,他们真正的意图是朕,那些看不见的,在暗处的一点点削弱朕的力量,最后下马的就是朕了。太上皇帝就是朕的牢笼,朕该如何。” 皇帝眼睛红润,实在是有苦说不出。身为皇帝不易,嗣皇帝更是不易,上有太上皇帝掌握大权,下有奸佞浸淫朝堂的皇帝尤是不易,四面楚歌,十月围城,到底要他们二人对应。

    君曦含泪屈膝跪下,意味深长说道“皇上不能赐死淳嫔,若是赐死了淳嫔,那些躲在暗处的人,便是打草惊蛇了,太上皇帝为奸佞所懵闭,皇上切不可因此伤了父子情分。自古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臣妾还请皇上容忍,。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时,自会莺歌燕舞,草长蝶飞,要以待来日啊。”坚定的样子倒是很是勇敢,瞬间给了皇帝一剂强心剂,紧着便将玉玺捡起,承在皇帝的面前。

    “冬天漫长,何时是春?” 皇帝满目皆悲情,但也不得不直接面对,便接过了玉玺,放在了原位。

    君曦见皇帝如此,她笑道“冬天已到,春天便不会再远了,只要您是皇帝,您就能君临天下。臣妾会陪伴左右永不分离,直教生死相许。”一言一语,字字珠玑,都刻骨铭心到了皇帝的耳中。这话上一次听到,那是乾隆五十七年了,大行皇后也是这样说的,如今她已经去了。皇帝心想,苍天有幸,得我所遇之人,皆为命里真情隽永,虽然一生坎坷,但挚爱的她们从未离弃。

    “君曦,你过来,朕想同你一起写副字。”皇帝便拉起她的手,一切如故从容,不可言喻,二人配合自然默契 ,这一世,君曦都不想放开这双手,不论春夏秋冬,永远是感动。

    ,二人大手一挥: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共彼活兮;

    。于嗟洵兮,共此信兮。”

    三十二个鎏金大字在朱红色的金箔吸屑纸上,一挥而就,毫无间隙 。皇帝便拿着君曦的手掂其沉沉的玉玺,皇帝又道“这便是咱们的誓言,无论何时何地何年何月,咱们都得仔仔细细的记着了,但我君临天下,许你一世风华,为你珍惜天下。咱们一起按下玉玺,以此为证。”

    君曦看到此言,心中定然无限欢喜,这直接代表了她的地位有宠妃变成灵魂伴侣。

    凤凰于飞,和鸣铿锵了最好,只怕是孔雀东南飞。

    君曦又疑道“臣妾多谢皇上,可若是咱们以后分开了呐,那该如何?”

    皇帝有言“朕是皇帝,一言九鼎,若是咱们谁负了谁,就五雷轰顶,你说可好。”

    “一点都不好,您是皇帝,后宫佳丽三千,要是一不小心对她人动了心,可您心里也是有臣妾的,找谁说理去,天公如何抖擞?”君曦撒娇道,像极了一个孩子,皇帝心里甚是欢喜。

    皇帝心里一横,便洋洋洒洒又写一篇“若真有那一天,除非山无棱,天地合。那朕就祝福你,重扫婵鬓,美妇娥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相欢。”君曦一人拿起玉印盖上了一只印章。

    君曦便牵着皇帝的手,十指合心又笑道“方才所言,全是玩笑。臣妾愿在紫禁之巅,凰权之滨,默默守护,永不相弃。”

    皇帝有言“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这两幅你好生收着,还有淳嫔就再让她活几年。”

    君曦笑道“那皇上可要多多约束自己,不要再迁怒她人了,咸妃对皇上也是极尽真心的,切不可因为她与淳嫔而疏远了。”皇帝点点头,“来人,把小刘子送入辛者库。”君曦一惊,却也安之若素。

    看着君曦走去,站在窗子处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美滋滋的,总觉得那年的花开月又圆了,就像到了中秋节一般。

    淳嫔如此阴毒,岂能饶了她,在大行皇后的丧礼一切事宜尘归尘,土归土,也便闲了下来了。没事总得找点事情做的。君曦便着人在太医院弄来了铅末,买通太监,每日放一些,日积月累,苦日子总能少些,不然每日面对的都是家徒四壁,空荡荡的房子,岁月总是太难熬的。太上皇帝也不想让淳嫔过的太舒服,便将曾经赐给皇后的一品正红赐给了她。弱想滴水不漏,怎能不杀人灭口呢?

    大行皇后总算有了谥号 ,乃太上皇帝所赐。

    圣旨有云:

    琴瑟和鸣忽断弦,冬宵夏昼廿三年。云烟飘渺归冲漠,儿女伶仃忍弃捐。意外突成今日事,心中拟结再生缘。坤仪定位悲期岁,此恨绵绵万古牵。皇后于朕,情谊深厚,皇后离世,悲痛越绝,然前朝后宫,皆需朕来养顾,不忍弃世跟随。纵观皇后一生,贤良淑德,量比北冥,勤谨有礼,端庄持重,应以淑字作为其谥号,称作,“孝淑皇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