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吾爱小说网设为首页
收藏吾爱小说网
 本站唯一网址
www.q1268.com
吾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宫史诗雷雨 > 离人心上秋【二】

离人心上秋【二】

    三月的天自是暖的,只是一股倒春寒,千代便一个不小心 ,早上的时候孩子就开始哭,一直到晚上,天地下起毛毛小雨来,一股寒气凌冽而至,当天下午 ,孩子便满眼发红,身上烫的如同火炭,药味苦涩,孩子喝不成,只能乳娘母乳代付,无奈药量甚微,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 ,太医们都来了,却只换来一句“事在人为,听天由命。”千代不眠不休每日守护在孩子的身边,孩子的命只能由她自己决定,母亲总是亲爱孩子的,这种爱是因为爱所以需要。

    第三日,孩子的体温正常了,也不再昏迷,太医们也松了一口气,真以为终于治好了,便都回了太医院 暴风雨来之前,自是风平浪静。

    一切都毫无征兆,这天夜里孩子滚烫起来 ,等到太医来时,便没了气息。滚烫之后便是寒凉,还散发着一股腥气,孩子在凄冷的夜晚离开了人世,千代也抱着孩子的尸体在歇斯底里,阴阴郁郁中倒下,她睡了五天五夜,醒来时,永琰就在她的身边,看着眼前早已不胜悲戚的永琰,她倒伏在永琰的肩头,泪水像珠子一般挥洒,沾湿衣襟“王爷咱们的孩子没了,没了,王爷还不曾为她取名,她便只剩下了凉凉的尸身,什么都没给咱们留下,只有伤心痛苦,为什莫啊。”永琰抱着她,也是泪流满面 。

    “不是没了,是红尘太苦,咱们同孩子无缘,你哭吧,尽情的哭吧。”就这样,千代哭了一整夜,她心力交瘁着,无止无休着,终于哭晕了,再醒来已是三天三夜的时间了。孩子是母亲的希望,孩子没了,希望也就没了,谈何振作,她不吃不喝,每日抑郁度过,王爷也会常常去看她,只是王爷已从伤心中清醒过来,而千代似乎无法释怀,分歧也就出现了,王爷认为千代幼稚难熟,而千代觉得王爷是薄情寡性,不思亡女。

    “她已经去了,你已经失去了,每日痛哭有什么意义,听本王的,振作起来,咱们还会有孩子的。”

    “是没意义,可是至少还有着一颗冷暖可知的心,总不至于行尸走肉,丧子之痛痛彻心扉,王爷难道就感觉不到吗,就在昨天孩子还在有血有肉的吃着奶,而今天她就没了。”千代被王爷抱在怀中,泪水早无迹可寻,只有泪痕斑驳。

    “错了,都错了,孩子早就没了,总要向前看才是。养好身子,比什么都强。”永琰命人烧掉了有关她们女儿的一切遗物,他一直任由着千代,可这次他毅然决然地说“由不得你”

    又过了几日,王府又来了许多皇帝安排的新人。

    意泽听闻,董佳氏温柔贤惠,苏完尼瓜尔氏出落大方,一语嫣然,貌美不可取物。王爷甚是喜爱,每日里除了和两位福晋相守,便是与其二人谈生死契阔,论山高水长。

    王爷命人她关在屋里,看着遗物幻化的灰烬。

    屋内,满目风雨凄凄,屋外,新人不断,新词不绝。每当王爷路过她的房门,她便殷勤地向外窥探,却只看到他同其他女人一起走过,但让她又有几分喜悦的事,王爷总会也殷勤的向室内望去,二人总是四目相对,眼神相会,但当眼神交汇之时。,以前自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而如今却是不言不语难相知。到底是眼见为实,还是耳听为虚。王爷的心思不可捉摸,只是千代已经厌了倦了,最不经考验便是试探人心。

    你不主动,我也不愿来找你;你不愿低头,我也不愿卑躬屈膝;别人为了你可以算计撕咬,可我偏偏就要持重清高。

    再次看到满园的艳红翠柳,也许我会怀疑吧。从相看两不厌倒两两相怨,你有没有真正爱过,或者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

    痴心错付了吗?心好痛。也许此生如此,往后余生吧!倒不如让冷淡冲淡了那万丈红尘里的惺惺相惜,那日月星河里的情意绵绵了才好!

    她哭了,哭的很失望。

    若说起初让她伤心的是王爷不思亡女,那么后来让她灰心的是不见旧人哭的冷漠。

    她最终选择了安静,正赶上孝贤皇后的祭日,便向皇帝进言,想要为国祈福,清灯古佛,黄卷焚香,戍守皇陵。也许是失望了吧。

    永琰知道了她的决定后,沉默无言,只是心中所念千万,为何要离开本王?不会主动来找本王吗?看到本王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就不会嫉妒成性,思念成疾吗。你为什啊,孩子没了,你也随他去了。心中所念万千,疑虑万千罄竹难书,但是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但凡都走出第一步,也不至于裸着这般。

    门前檐下,却只是冰石俱冷说出了:“许久不见,你憔悴了。”

    千代听到永琰关切的问候,竟萌发了一丝留下来的意念,但她又立即将丧女之痛细细品味,却也直愣愣道出几字“妾身该去了”眼里再无那年花开月正圆的楠楠微笑。只有冷冷的遗忘,孤寂如灰一般。

    见此状,永琰的眼圈红着,他想挽留,但始终没有说出口,心中的撕裂却如同炮仗炸开一般,这些年点点滴滴,天真烂漫是你,活泼可爱是你,如今为何就成了这样?“此去裕陵,山高水长,一路珍重。来日方长,你如想回来,便回来吧!”

    一腔热血却也等待了冷水一捧“ 物来顺应,未来不迎,既往不恋。王府怕是以后再不回来了。”

    永琰见此,实在是有着一种憋屈的想法,一把抓过她的手来,顿时恨意所生,怒道“你便是如此想要离开吗?纵然如此你在是我永琰的人,去亦是我王府的侧福晋。”,一时僵持,却觉得眼里的热流已然按捺不住的要涌出来,便甩的泪水开了向里奔走去,脸上却已是滚滚长江办无穷无尽,狠下来道“自此别过,你去吧!”

    千代抬起头来,却已不见了人影。她不知落花有意,流水有情。只是落花有意花不落,流水有情水逆流。缓缓走向马车,再望向王府,四年,终究是错过了,上了车,往事流年,历历难忘,只余了空恨悔。

    终于忍不住哭啸了来,但也许是不甘心,不够绝望吧。

    终于在期待中渐行渐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