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吾爱小说网设为首页
收藏吾爱小说网
 本站唯一网址
www.q1268.com
吾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界域之王 > 第三十六章:空战部队

第三十六章:空战部队

    亚航中将乘坐的小艇刚刚抵达哈塞上将的旗舰-—威汉尔沙号,耳边便响起控制系统出悦耳的女性化的中音: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跳跃装置已经启动,3o秒后开始进入域点空间状态,全体人员注意安全保护!全体人员注意安全保护!…….,

    开始倒数记时:”

    进入域点空间跳跃状态,躯体就象要被压扁了分解掉,然后又被硬生生挤回去似的,亚航中将还没走出小艇就已经被带到了曼修星来了。

    此时,海格上将指挥的里荷舰队,也已应该与马度星上的朗门星人打起来了,哈塞上将指挥的苔云斯舰队,散布大量‘火眼’探测器,正忙着施放信息干扰屏障,并6续放出sa-6小型空中堡垒和离子聚合飞冀等空中部队。

    此时,曼修星在这一空域范围的地面上,刚好处于午夜时分,但值守在军事空港上的通讯和监测士官,却突然现所有的通讯信息全部中断,不禁慌张的检修系统,但很快,士官便现,这不是故障,这是一场战争的降临信息。

    度极快又有隐形能力的‘火眼’探测器,释放强大的能量信息屏障,冲在了最前边,sa-6小型空中堡垒也已散在各处,以各个方位结队准备进入。后面,战舰已分成三十个编队,形成包围状罩向整个星球,直指各基地和主要城市。

    与大气层生磨擦,使得‘火眼’探测器前端形成一层高温气流,成群的‘火眼’探测器,象陨石流一样,突然出现在曼修星上,太空的异常情况虽然早已经使得朗门人警觉,警报声响彻整个星球,但俯看地面,却是一片忙乱。

    朗门士兵边跑边朝空中仰望,时不时相撞在一块,太空港里,朗门士兵已在开始登舰,可是一切都晚了点,‘火眼’探测器已经冲到,飞快的掠过,迅将地面的图像数据,传回舰群信息处理中心。

    随即,一道道质子炮光束从空中打下来,地堡、建筑、营地,通道,每一处都被攻击到,城市内外所有建筑和基地,瞬间就被猛烈密集的炮火炸得粉碎,瓦砾碎土随冲击波四处飞溅,残肢断臂抛散在四周,没有哀嚎,在‘隆隆’的轰击声中,朗门星人连呼喊的时间都没有便死去。

    火、烟、光;呼啸声、爆炸声、冲撞声,充斥在残破的空军基地里,少数没有被击毁的‘凤凰’战斗机急的拉升,迎着密集的炮火开始还击,宽大的双冀,纤巧的头部连着厚实的机身,朗门人的战斗机就象张开翅膀的凤凰,从雄雄烈火中冲出,迎着万道光芒浴火重生。

    无数的sa-6小型空中堡垒从上空压下,从四周围上来,悍勇的‘凤凰’战机,与sa-6小型空中堡垒缠斗在一起。

    ‘凤凰’战机组成小队,迎着空中的sa-6小型空中堡垒向上冲着,猛烈的开火,相互交错而过,‘凤凰’战机小队相互掩护着向上拉升,然后一个回旋,希望借助高度建立优势。

    然而机体是圆形的sa-6小型空中堡垒,并不需要拉升做回旋,旋转的性能让sa-6小型空中堡垒在‘凤凰’战机小队拉升时,就以一个很小的弧度旋向身后,随着‘凤凰’战机小队的身后一起攀升,在‘凤凰’战机小队翻转过来时,sa-6小型空中堡垒已经重新飞到‘凤凰’战机小队后上方。

    本来是正面迎向包围的‘凤凰’战机小队,这时变为被从后面包围了,再次陷入险境的‘凤凰’战机小队翻旋着向下压去,试图摆脱,身后sa-6小型空中堡垒不断的射着h能量射线,‘凤凰’战机小队相继被击毁两架。

    剩下几架,仍顽强的在翻转中,强行做了两次个向后的回旋,绕到了sa-6小型空中堡垒的正方向,冲着sa-6小型空中堡垒的腹部一阵急射,躲避不及的sa-6小型空中堡垒连续被击穿,“轰,轰…..”的在空中炸开,随着爆炸的火焰扩散,残骸激溅到四周,波及到从身边掠过的sa-6小型空中堡垒,残骸的冲击让掠过的sa-6小型空中堡垒摇晃欲坠,追击的sa-6小型空中堡垒的突击阵型被打乱了,‘凤凰’战机小队借此时机继续攀升。

    然而,更多的sa-6小型空中堡垒从高空俯冲过来,一轮密集的齐射让‘凤凰’战机小队避无可避,无数的h能量射线贯穿了这几架顽强的‘凤凰’战机机身,战机随着爆炸声,在空中重新沦陷在火海中,凤凰终究没能重生。

    太空港内,敌人的炮击并没让朗门星人丧失斗志,迎着炮火,迅的登上星际母舰或凤凰‘战机,然而,葛朗斯人的L型星际战舰,大口径的质子炮密集的把巨大的质子能量光束,倾泄在太空港内外。

    太空港内所有朗门人的星际母舰都在泊位被炸毁,爆炸产生的巨大能量配合着葛朗斯人的质子炮撕裂了太空港,震撼天地的爆炸力,撕天裂地的涌泄,无匹的能量在咆哮,在怒吼,根本不分敌我,辉耀天地的爆裂光芒隆隆四射,蔑视天地般的急充斥整个空间,能量宣泄的冲击波,犹如吞噬天地的黑洞,无限的向外扩展,将一切扫过的粉碎,化成齑粉,粒子……

    混乱中,整个星球上,只有临时起飞警戒巡弋的十五艘星际母舰仍然残存,长达128.6公里的星际母舰,愤怒的用舰体上配置的13o门大口径量子炮一路还击,上千门量子炮把停留在基地上方坐标位置,处于外太空的L型星际战舰一举击毁了四十多艘,击伤了十七艘,而十三艘星际母舰亦在对方的炮火下无不受损。

    拥有数量上绝对优势的sa-6小型空中堡垒,在付出被击毁一千一百多名、受伤三千七百八十多名的代价后,终于把朗门人在各基地中起飞的一千七百五十六架‘凤凰’战机全部歼灭了,此时正配合战舰扫荡曼修星。

    半空中,突然冒出了十五艘朗门人的巨型舰只,相继吸引了数千名sa-6小型空中堡垒,纷纷向星际母舰围过来,sa-6小型空中堡垒越来越靠近了,双方都在用配置的火炮相互攻击着,在天地间,绘制了一幅光影交错的绚丽图画。

    朗门人的巨型舰只舰身处,突然打开上百个舱门,无数的架‘凤凰’战机‘呼呼’的从星际母舰中钻了出来。护卫在舰体四周,迎向四周的sa-6小型空中堡垒。空间观测站的屏幕上,明明已经显示了这些不之客的影像,但却没有向外成功出一条警报指令,所有的信息,似乎在这时完全的被吸纳到黑洞里去了。

    L型星际战舰进入星球内层,缓缓降落,贴附在各处空间观测站壁上的离子聚合飞翼,突展开展开双翼,扑啦啦的飞起,径直的钻回战舰,同时,星舰内也涌出不少工程机械兵,进入到这些,早被离子聚合飞翼抽干能量的空间观察站。

    凭着数月前派出来的这些特种兵,这两个行星,成为最早落入葛朗斯帝国囊中的马修星球。

    失去了眼睛的沃勒菲克星,将**裸的暴露在葛朗斯星际帝国的炮口下。

    罗利元帅整合混编的居里门托舰队、钦斯顿舰队,与德拉曼元帅麾下的黑云舰队作为先锋编队,一次长距离跳跃之后,开始进入了沃勒菲克星外空,距离沃勒菲克星只有三千多公里。

    甫一出现,葛朗斯帝国的所有星际战舰,炮口处立时隐隐闪涌能量潮,同时,各空中空战斗部队也快的涌出。

    此时,受到入侵的警报,才从沃勒菲克星的卫星观测站传出,如暴雨倾泻般的质子炮能量束,便汹涌的跟着落下:事基地、空战部队平台、太空港成为了要的攻击目标,爆裂的隆隆火球,在各地遍地炸开。

    高耸如云的大楼,瞬间便轰然倒塌,巨大的残垣断壁,从高空中狠狠的砸向地面,震起隆隆巨响,飞灰砂石混杂在熊熊烈火中,映照着一片极度恐慌;街道上,轰轰涌动的冲击波快的向外扩散,掀动许多车辆翻滚着冲向四周,带出一路的残骸碎片,

    无数的马修人,慌乱的在街上乱窜,或驾驶着自家的飞艇逃往城外;马修的星际巡航舰和战机还末起飞,就随着基地和港口被埋葬在烈火与塌石之下,整个星球瞬时一片狼籍,数千万的马修人,在震天的爆炸声中,在强烈的气浪涌伴下,在爆炸和炮火的夹缝中争相奔逃。

    数不清的葛朗斯帝国机器士兵,罩着着火红似残云的炎炎气流向下极俯冲,驾驶着飞艇逃生到野外的马修人,此时还是逃不过这些恐怖的空中部队的攻击,小艇上携带的动力能量,成为离子聚合飞翼最好的补给站。

    离子聚合飞翼张开着双冀,一边用尾巴狠狠的扫向四周掠过的飞艇,一边张着巨嘴咬向前方飞遁的飞艇,同时还探出幽管刺入飞艇吸取能量。

    毫无攻击力、又无度的飞艇,在离子聚合飞翼面前就象小鸡一样,轻易就被扼断生命之源,随之又被狠狠的扯至碎裂,闪碎着被抛飞到四周,斜斜的截戳在地面,呼呼的红色火球吞噬着残骸机件,烧不尽的有机复合塑钢材料,哧哧的爆闪着点点胶质,冒出浓浓的黑烟。空间观测站的屏幕上,明明已经显示了这些不之客的影像,但却没有向外成功出一条警报指令,所有的信息,似乎在这时完全的被吸纳到黑洞里去了。

    L型星际战舰进入星球内层,缓缓降落,贴附在各处空间观测站壁上的离子聚合飞翼,突展开展开双翼,扑啦啦的飞起,径直的钻回战舰,同时,星舰内也涌出不少工程机械兵,进入到这些,早被离子聚合飞翼抽干能量的空间观察站。

    凭着数月前派出来的这些特种兵,这两个行星,成为最早落入葛朗斯帝国囊中的马修星球。

    失去了眼睛的沃勒菲克星,将**裸的暴露在葛朗斯星际帝国的炮口下。

    罗利元帅整合混编的居里门托舰队、钦斯顿舰队,与德拉曼元帅麾下的黑云舰队作为先锋编队,一次长距离跳跃之后,开始进入了沃勒菲克星外空,距离沃勒菲克星只有三千多公里。

    甫一出现,葛朗斯帝国的所有星际战舰,炮口处立时隐隐闪涌能量潮,同时,各空中空战斗部队也快的涌出。

    此时,受到入侵的警报,才从沃勒菲克星的卫星观测站传出,如暴雨倾泻般的质子炮能量束,便汹涌的跟着落下:事基地、空战部队平台、太空港成为了要的攻击目标,爆裂的隆隆火球,在各地遍地炸开。

    高耸如云的大楼,瞬间便轰然倒塌,巨大的残垣断壁,从高空中狠狠的砸向地面,震起隆隆巨响,飞灰砂石混杂在熊熊烈火中,映照着一片极度恐慌;街道上,轰轰涌动的冲击波快的向外扩散,掀动许多车辆翻滚着冲向四周,带出一路的残骸碎片,

    无数的马修人,慌乱的在街上乱窜,或驾驶着自家的飞艇逃往城外;马修的星际巡航舰和战机还末起飞,就随着基地和港口被埋葬在烈火与塌石之下,整个星球瞬时一片狼籍,数千万的马修人,在震天的爆炸声中,在强烈的气浪涌伴下,在爆炸和炮火的夹缝中争相奔逃。

    数不清的葛朗斯帝国机器士兵,罩着着火红似残云的炎炎气流向下极俯冲,驾驶着飞艇逃生到野外的马修人,此时还是逃不过这些恐怖的空中部队的攻击,小艇上携带的动力能量,成为离子聚合飞翼最好的补给站。

    离子聚合飞翼张开着双冀,一边用尾巴狠狠的扫向四周掠过的飞艇,一边张着巨嘴咬向前方飞遁的飞艇,同时还探出幽管刺入飞艇吸取能量。

    毫无攻击力、又无度的飞艇,在离子聚合飞翼面前就象小鸡一样,轻易就被扼断生命之源,随之又被狠狠的扯至碎裂,闪碎着被抛飞到四周,斜斜的截戳在地面,呼呼的红色火球吞噬着残骸机件,烧不尽的有机复合塑钢材料,哧哧的爆闪着点点胶质,冒出浓浓的黑烟。空间观测站的屏幕上,明明已经显示了这些不之客的影像,但却没有向外成功出一条警报指令,所有的信息,似乎在这时完全的被吸纳到黑洞里去了。

    L型星际战舰进入星球内层,缓缓降落,贴附在各处空间观测站壁上的离子聚合飞翼,突展开展开双翼,扑啦啦的飞起,径直的钻回战舰,同时,星舰内也涌出不少工程机械兵,进入到这些,早被离子聚合飞翼抽干能量的空间观察站。

    凭着数月前派出来的这些特种兵,这两个行星,成为最早落入葛朗斯帝国囊中的马修星球。

    失去了眼睛的沃勒菲克星,将**裸的暴露在葛朗斯星际帝国的炮口下。

    罗利元帅整合混编的居里门托舰队、钦斯顿舰队,与德拉曼元帅麾下的黑云舰队作为先锋编队,一次长距离跳跃之后,开始进入了沃勒菲克星外空,距离沃勒菲克星只有三千多公里。

    甫一出现,葛朗斯帝国的所有星际战舰,炮口处立时隐隐闪涌能量潮,同时,各空中空战斗部队也快的涌出。

    此时,受到入侵的警报,才从沃勒菲克星的卫星观测站传出,如暴雨倾泻般的质子炮能量束,便汹涌的跟着落下:事基地、空战部队平台、太空港成为了要的攻击目标,爆裂的隆隆火球,在各地遍地炸开。

    高耸如云的大楼,瞬间便轰然倒塌,巨大的残垣断壁,从高空中狠狠的砸向地面,震起隆隆巨响,飞灰砂石混杂在熊熊烈火中,映照着一片极度恐慌;街道上,轰轰涌动的冲击波快的向外扩散,掀动许多车辆翻滚着冲向四周,带出一路的残骸碎片,

    无数的马修人,慌乱的在街上乱窜,或驾驶着自家的飞艇逃往城外;马修的星际巡航舰和战机还末起飞,就随着基地和港口被埋葬在烈火与塌石之下,整个星球瞬时一片狼籍,数千万的马修人,在震天的爆炸声中,在强烈的气浪涌伴下,在爆炸和炮火的夹缝中争相奔逃。

    数不清的葛朗斯帝国机器士兵,罩着着火红似残云的炎炎气流向下极俯冲,驾驶着飞艇逃生到野外的马修人,此时还是逃不过这些恐怖的空中部队的攻击,小艇上携带的动力能量,成为离子聚合飞翼最好的补给站。

    离子聚合飞翼张开着双冀,一边用尾巴狠狠的扫向四周掠过的飞艇,一边张着巨嘴咬向前方飞遁的飞艇,同时还探出幽管刺入飞艇吸取能量。

    毫无攻击力、又无度的飞艇,在离子聚合飞翼面前就象小鸡一样,轻易就被扼断生命之源,随之又被狠狠的扯至碎裂,闪碎着被抛飞到四周,斜斜的截戳在地面,呼呼的红色火球吞噬着残骸机件,烧不尽的有机复合塑钢材料,哧哧的爆闪着点点胶质,冒出浓浓的黑烟。星际战舰派出了离子聚合飞翼和sa-6小型空中堡垒掩护沙罗曼战车开始登6,四百辆沙罗曼战车分别在四个海岸投放,庞大敦实的车身甫一落地,便激起漫天尘土巨扬,在弥漫的飞尘中。

    靠着反重力推进系统,沙罗曼战车慢慢的升离地面悬浮起来,沿着海岸线‘呜呜’的前行,sa-6小型空中堡垒编排成冀型大队,在顶上四处巡逻,离子聚合飞翼则贴着地面快的搜寻地面部队,扫清障碍。

    硝烟慢慢散尽,沃勒菲克星已是满目疮夷,地面,山峦坍塌,城市残破,尸横遍野,然而战争还没结束,这才是刚刚开始。

    顽强的马修人仍在沃勒菲克星各处拼死抵抗,基地里再次涌出许多部队:6战部队正已快的向伦奎尔琴海的东海岸集结,‘欧塞’战斗机则沿着东南至东北海岸线回旋,四处搜寻着侵略者。

    ‘欧塞’战机群再次与sa-6小型空中堡垒在空中相遇,没有了导弹远程攻击,‘欧塞’战斗机终于次与sa-6小型空中堡垒近身空战斗对决.

    沃勒菲克星那著名的、壮阔的伦奎尔琴海,因为战争也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欧塞’战斗机群与sa-6小型空中堡垒快的在对方阵型里穿插,追击,锁定射击,空中,交织着一片光网,不时有人在光网中触网而亡,繁花般盛开的火球,时不时挂在光网上的某一处,然后凋谢,坠落入大海,激起高高的水花溅在四周,溅起圈圈涟漪.

    空中在激战着,地面,6战部队也已快要相遇,贴着地面掠过的离子聚合飞翼,借着信息屏障干扰能力和度,由岸边岩壁掠出,抢先冲入了‘曼犸’战车和‘枫林’战车的阵型里,

    扑扇着巨大的双冀,张开尖锐的利爪,撕扯着战车的护冀,挡板和钢甲,幽管同时探入,尾巴直直的刺透战车的武器悬挂支架,狠狠的把武器从战车上拗断下来,没有空战斗护卫步兵的‘曼犸’战车和‘枫林’战车,根本无法招架这种贴身的空战斗兵种,两侧的量子电浆机枪也只是象征性的四射,但在蜂拥而至、动作灵巧诡异的离子聚合飞翼面前作用并不大。

    一轮急掠过,四百多辆马修各型战车纷纷瘫趴在路边,离子聚合飞翼四散旋开,从战车群右边掠到左面,整个阵营便被分成了前、中、后三段,尾部队还在继续移动行进,中间则留下了长长的一段废铁障碍。

    碰碰的声音从瘫痪的‘曼犸’战车后舱门处响起,每一辆战车中都钻出身高高达2.85米、手中端着憾人的手持光炮、全身合金钢朔体、关节亦有龟形挡甲的威武战士——马修的重型装甲操控机器战甲士兵(简称重装机甲士兵)。

    重装机甲士兵分成两列由‘曼犸’战车中跃下,先跃出的两名士兵移步后靠,碎步平移,靠在战车的尾部两侧车身旁,朝上斜举着光炮,探视左右前两侧情况,随后跃出的一组士兵向前赶出两步后,托起手中的光炮半蹲在地上,护卫着战车后面,形成小地面护卫阵型,随后一组士兵则巡视着低空,一组组士兵不断跳出,守护阵型逐渐扩大,完善。

    当最后一名队长跃出时,二十四名重装机甲士兵已经将战车尾部围出了一个封锁地空全方位的半圆阵地,数千名重装机甲士兵分成一个个小队,倚仗巨型的‘曼犸’战车车体,相互协同着开始捕捉乱窜的离子聚合飞翼。

    在战车阵线中,离子聚合飞翼第一次对阵重装机甲士兵,空战斗杀戮的天性,让离子聚合飞翼纷纷折回,穿梭在战车群间,上下急掠过。

    重装机甲士兵面对度和灵巧性都极高的敌人,依然保持着完整的阵型,丝毫,没有受到离子聚合飞翼的影响,各小队之间,还保持着高度的协防,令离子聚合飞翼也无从下手。

    穿梭间,离子聚合飞翼不断的接收到这些机甲士兵之间的通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让离子聚合飞翼在飞掠过程中,快的散播干扰电子磁场,切断了通讯,却不能将马修机甲士兵小队之间被独立出来,依靠着手势,这些掩藏在曼犸战车后面的士兵,开始依靠着战车向两侧突击。

    离子聚合飞翼虽然将重装机甲士兵逼了出来,却也让自己正面的迎上了这些手持重炮的士兵。

    有着良好作战素质和纪律的重装机甲士兵,组成小队后,便是一个个移动的堡垒,二十四名战士,各司其职,在狭窄的战车之间,严严实实的封堵住离子聚合飞翼的行进路线,离子聚合飞翼无论从哪个方向窜出来,都会从头到尾的受到疯狂的欢迎,密集的手持光炮能量束,像礼花一样追着离子聚合飞翼射击。

    天空中满是冲天的能量束,离子聚合飞翼的活动空间骤然缩小,不得不横蛮的冲着重装机甲士兵撞来,试图以贴身空战斗的方式,来破坏这些防御圈。

    城市内阵地作战,已经是重装机甲士兵的最基础训练科目,离子聚合飞翼的冲袭,立时引动了战斗小组的变阵,根本无须指挥官的指令,搜索的三名队员迅的下蹲,掩护的小组紧紧贴上,组成上下攻击网,密集的交叉火力,让贸然突入的离子聚合飞翼尝不到一点甜头,反而连连折损……

    沙罗曼战车已停止了行进,排成横列阵型,纷纷展开两侧地盘的八爪圆盘,圆盘的八个爪利落的弹出,排列在圆盘的底部,导架垂直向下,‘嘭’的将圆盘结结实实的踏在地面,磁脉冲光棱主炮自动调整着角度。

    一百零八根磁脉冲能量加管组成的圆柱形炮管,罩在一层隐隐紊动的气流里,闪烁着明亮的蓝色能量流,磁化了的能量‘兹兹~’作响,围绕在炮管上窜动,沙罗曼整个车身狠沉的往后一震,炮管射的光棱能量束‘噗噗~’的激射出去。

    带着一路搅动的气流,转瞬间就冲到了‘曼犸战车’和‘枫林’战车的阵型里,在击中战车的瞬间,释放出强烈的脉冲磁场能量,激活了马修战车搭载的能量一块融合激荡,在战车体内快的冲撞。

    处于脉冲磁化能量场内的几部战车同时从机体内爆炸,平抑住的能量粒子一旦被激活,便会酿成无法估量的灾难,相当可怕的爆炸火球,带动着沉沉的气流,‘嘣~’的弹向四周。

    四周的战车,包括‘曼犸‘战车,都无法抵受能量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冲击,沿着冲击波扩散的方向被掀翻滚了出去,地面形成一个个圆坑,深达几米。四周的战车,包括‘曼犸‘战车,都无法抵受能量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冲击,沿着冲击波扩散的方向被掀翻滚了出去,地面形成一个个圆坑,深达几米。

    受到前头部队的阻碍和回冲,中间和后面的部队相互挤到了一块,吱吱的试图转动底盘冲出来,沙罗曼战车的第二轮攻击又已经射至,本已挤到一块的战车更是贴得越紧,头上还有被掀翻的‘曼犸’战车在翻滚,一路隆隆滚去,压坏了不少‘枫林’战车,也冲翻了不少‘曼犸’战车。

    本已展开搜捕攻击的数千重装机甲士兵,亦有少数被重重地压在了各式战车的残骸下,更多的则被气浪掀到半空或催推仆倒在地上,就连夹杂在其中的离子聚合飞翼也逃不出冲击,整个行进中的队伍瞬时狼狈不堪,乱糟糟的拥挤在一起。

    伦奎尔琴海东南海岸线上空,机动性能与sa-6小型空中堡垒不相上下,攻击力略好一点,再加上素质优良的飞行员,‘欧塞’战斗机在数量不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渐渐的把sa-6小型空中堡垒压制住了。

    观察到地面的6战部队的状况,负责外围的五个中队,共六十架‘欧塞’战斗机急回旋脱离战场,直扑沙罗曼战车,企图解6军之难,另一个大队一百八十架‘欧塞’战斗机则绕向本方战车群后方,准备压制离子聚合飞翼。

    看到‘欧塞’战斗机支援6战部队,沙罗曼战车迅的把炮塔后面的方匣翻转过来,打开匣盖,三十二管的离子脉冲炮亮了出来,自动调转着角度,正对着’欧塞’战斗机飞来的方向,虽然离子脉冲炮没有磁脉冲光柱炮那么蛮横霸道,但射极快,可以覆盖更大的面积,是对付空中部队和地面小型快部队的克星。

    一百辆沙罗曼战车,共三千两百管离子脉冲炮, 兜头向极靠近的六十架‘欧塞’战斗机倾泄而,咻咻的破空声不绝,架设虹桥般的密集光束遮天蔽日。

    一轮齐射后,随着’欧塞’战斗机的变动方向第二次齐射再,半分钟之内便齐射了十五轮,四万八千束脉冲炮能量束,完全覆没了六十架’欧塞’战斗机的所有动作路线,‘轰轰~’的炸裂声,在光桥中连续响起,一个个火红的光团像陨石般冲出光桥,呜呜的顺势飞行一段距离,才划出一条条抛物线,扑扑嗵嗵的相继掉入海里,激起串串水泡。

    离子聚合飞翼隐隐探测到,依然缓缓前进中的‘暴热’战车所隐含的能量,那种高压缩的能量体,让星际战舰都没法承受,更何况这些单兵个体。

    离子聚合飞翼并不敢飞离混乱的马修6军部队阵列,但被沙罗曼战车一阵强攻后,马修部队已经完全瘫痪,拥拥挤挤的混乱阵线,让离子聚合飞翼也无法顺当的自由穿梭,不得不贴在战车顶部飞掠,冷不防被赶来的大队‘欧塞’战斗机一阵扫射。

    地面,从刚才爆炸中,缓过劲来的重装机甲士兵重新爬了起来,三三两两地组成小组也一同反击着,四处受敌的离子聚合飞翼惊吓得变成四处逃窜,‘欧塞’战斗机的机枪打在‘曼犸’战车厚重的车身上,并不会有太大的伤害,所以‘欧塞’战斗机的攻击显得毫无顾忌。

    一百多架‘欧塞’战斗机,协同三千多名重装机甲士兵,6空交错攻击,居然撵得突入马修战车阵线的离子聚合飞翼只顾逃避,拥拥挤挤的战场中,不敢升空,也不敢脱离的离子聚合飞翼连续遭受重击,断翼折戟的重重的扑倒在地上,临死前还被‘曼犸’战车跟上前,抬起足有百多吨的脚狠狠的踩扁,或被跟进的‘枫林’战车毫不客气的碾碎。

    伦奎尔琴海,F-a7出入口不远处,一个旅共四十五辆‘暴热’战车倏然停住了,弹道导弹口这次对准了沙罗曼战车的阵地,‘嗖嗖’的喷射飞行声不绝,贴着海岸线地面的数百颗雷神导弹,划出长长的弧线飞向沙罗曼战车。

    收到攻击警报的沙罗曼战车,连忙分开离子脉冲炮匣偏置于车身两侧,偏转角度,调整刚结束,便迎向贴地袭来的导弹,急的射了数千束束脉冲炮能量束,第一波,第二波…….,又一连十五轮齐射,离子脉冲炮能量束,密密麻麻的组成光网罩住了雷神导弹的飞行路线,与导弹在两军阵营之间的空旷地相击了。

    第一颗爆炸的导弹在导弹群中间炸开,四周的导弹纷纷被卷入高温高压的光球里,从光球的中心炸裂,急的把光球的范围扩大数倍,强烈的冲击波挟着无匹的罡风,冲击直径着数百公里的范围,终极的武器再一次显现了它强横的破坏力,吞噬天地一切的能量涌涌隆起,在这些光球中,所能存在的,便只有原子。

    战场中间没有一点尘土,所有能飘散的尘与齑粉,都被吹四周的很远的海面、废虚、丘陵上,海风吹过,硝烟才慢慢散尽,爆炸的中心竟被轰出一个深几百米直径三百多公里的大坑,双方的6军已被埋在厚厚的尘土下,能活着的生物已经不存在了。

    紧跟在后面的另外两个旅 ‘暴热’战车也排列着停止前进,在行进中一直调整着的弹舱在停住的刹那便已经弥漫团团烟雾,射出了复仇的‘雷神之剑’。

    这一次,雷神导弹并不是直直射向敌阵,分绕两侧,曲线的攻向沙罗曼战车群,无法分顾左右的沙罗曼战车被雷神导弹直接命中,爆出比刚才还要猛烈的爆炸,激扬着砂土和水汽的能量光球极致的宣泄着,咆哮着,终极的攻击方式不仅让战争惨烈,也让战争更加刺激和血腥。

    ‘暴热’战车并没能同时在四个海岸集结,最终,有三门星际巨炮,被地面的沙罗曼战车、天上的卫星质子炮和L型星际战舰的协同攻击下被击毁。泄漏的能量把三个海面冻出一大片厚厚的浮冰。

    仅剩的伦奎尔琴海面的一门星际巨炮,在‘暴热’战车的努力下终于保住了,并且让葛朗斯帝**队损失了一百七十六辆沙罗曼战车、两万两千多辆‘暴锤’战车、四千多名离子聚合飞翼、十二万名sa-6小型空中堡垒,但星际巨炮并不敢随便攻击了,只要一冒头随时都会被守候的葛朗斯军队攻击。

    局部的胜利并不能改变沃勒菲克星沧陷的命运,战斗仍在继续,但两日后的结果如何谁都难以预料,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不管一日后胜利的一方是谁,沃勒菲克星都会破烂不堪的沉沦在残破之下,再也无法回复往日的景致。

    外围,‘枫林’战车并不是单一的作战,车身后,无数的重装机甲士兵组成独立作战中队,把守着枫林战车身后和侧缝的漏洞。6空的夹击,让灵活的蝎兵也招架不及,不断地从半空中沉沉地摔到地上,吱吱的乱转,残败的脚不停的挣扎着蹬踢在地面。

    可惜,红了眼的马修军队根本就不让这些残破的‘蝎子’还能喘息多一会,所有的枪炮狠狠的打在地上的蝎兵身上,直至轰成稀烂为止,恐惧和仇恨地复杂心理,让马修人和赫落人都不希望再见到蝎兵的完全形状,碎片残骸才能让所有人心头都松弛下来。

    整个韦勒芒市建构就象一个工整的六边型,城内建筑面积平方公里,城外衔接着四个大型军事基地和四个大型军民两用空港。韦勒芒市是整个赫落星的经济中心和军事中心,赫落星联合管理中心便位于韦勒芒市的中心。

    事实上,韦勒芒市就是赫落星的军事仓库和研情报中心,经济展只不过是军事情报搜集的一个幌子,赫落星上其它二十六座大型城市中有2/3是以采矿、提炼和制造为主,而且都是面积达到一千平方公里左右的大型重工业城市。

    在四十五个中型城市中,又有三十九座是农业为主的生资城市,这些农牧城市及周边的覆盖农园场总面积亦有七百五十八万平方公里,在供给方面,整个赫落星可算是蛮富余的了。也就因此,马修联合管理政府才舍得花大力气建设和保护赫落星,整个马修星系联盟,有将近一半的战列舰,布防在马修星系的附属星系——路州星系防区。

    骚乱过后,韦勒芒星际联合管理中心前的诺凯大花园广场,聚集了更多的人,在焦急的等待政府紧急会议的进展和结果,广场四周升立起的数十块显示屏上,先反馈的却是骚乱时的伤亡数字,整屏整屏的都是各城市伤亡者的名单,不过是二十分钟的时间,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一百多万。

    会议厅内,各军政部门官员,内心亦是焦急难耐的等待主星系最新战事报告,已经过去的三个小时里,一连串的沉重打击,使得延续千年的安逸生活行将崩溃,然而赫落星上却不知道,空中失去制衡能力,地面又处于僵持局面的沃勒菲克星,早已被加强了电子屏障干扰,终止了讯息的传送。

    由琪珏星赶去支援的舰队已经催促了十几次,要求赫落星派出一支整编战列舰舰队协防琪珏星,另派二支战列舰舰队赶去沃勒菲克星汇合,但没有来自沃勒菲克的直接命令,赫落星倒是可以完全自己决定,所有的四支战列舰舰队已经游弋星球外围太空,处于警戒状态。但也仅此而已,完全没有支援琪钰星的意思。

    一直以来自视可以自保的保卫和战斗体系,仅仅半天,就被葛朗斯帝国的士兵否定了,千年来,蜇伏在身边的夜魔终于步出了黑暗的背面,先进的科技造就的钢铁之师这一钳,掐断了无数人的安逸梦想。

    同样的科技展水平技术先进的马星军队,基本上都是模拟战争的尖兵,没有侵略者的戾气和狂热,无论马修人还是朗门人,都在战争还没开始时便已经失去了优势,跟一群已经疯了的‘魔鬼’战斗,的确胜算不高,更何况是一群改造过、没有七情六欲、可以不断被复制、数量庞大的战斗机器。

    失去了中继站,本已拟好的快反击战略,顿时无从下手,紧急整备后,琪珏星驻守主力舰队近乎倾巢而出,仅留下两个整编的航母舰队和四个标准防卫战列舰舰队,潜伏在琪珏星外太空环状四个区域做防护。三十多艘小型工程艇正快的检修和各航道的星元探测器。

    驰援的两百四十艘航母和七百艘战列舰,混编后组成十个舰队,正在经过风奥无人行星,汇合先锋舰队后,庞大的舰群即将跳跃行进到kaLuoLa无人行星。

    琪珏星的统战部总司令官、舰群总指挥官布冯•科莱尔元帅的旗舰“真理号”上,所有中将军街以上的将官均列席参加了统战部署会议。

    “敌人一举破坏了连接沃勒菲克星之间,所有的星元探测器、连接中继站、空间监测站等讯息基础系统。这一作战能力相当让人吃惊,而且攻击前探测器并未出被干扰攻击的信号源。可见,敌人并没有使用常规的电子屏蔽,也就是说敌人研了新的兵种。

    照分析数据来看, 该兵种产生的能量波动不高,运动振幅很小,并极善于隐蔽和伪装,不具备中远程攻击,要求所有舰支侧面和后方的雷达全面改为短频长波,而且要严密搜索路径范围内能量元点的几何量度。每次跳跃行进后先派出战斗机群侦察,另外……”

    布冯元帅平静的环视列席的十七位高级将领,沉吟了一会,才接着说道:“我要把各位的编制重新安排一下,各位要仔细听好任务安排:

    第一舰队原编制不变,第一、二、五舰队战列舰群,整合编入组成第一整编舰队,暂由第一舰队司令罗丹上将担任第一整编舰队司令;

    第二舰队原编制不变,第三、四、八舰队战列舰群,整合编入组成第二整编舰队,整编舰队司令由第二舰队司令沙龙巴塞上将暂任;

    第一,第二整编舰队强力主攻击群,横向水平双箭形列队;第三、四舰队分别拨出十六艘航母,各自护住主攻舰群的双外侧后冀,形成梯队进攻阵型;

    第三、四舰队其余航母合并,共四十艘航母组成空战航母舰队,尾随第一、二整编舰队中后方,作为阵地增援部队。

    第七舰队战列舰群与第六舰队战列舰群,共一百四十艘战列舰组成第七联合舰队,由统战部总参谋——菲林顿中将作为舰队总指挥官,负责非作战区域及行星通道外围搜索,和空间观测站的修复,并释放星元探测器。

    在进行第二次跳跃后全体减开始列阵调整,空战航母舰队改变航向,行进到与主舰群右舷∮1.4度角的航道,并保持平行航向,绕开kaLuoLa行星连接中继站,在战略时间内直接跳跃到沃勒菲克星外太空目标战区右后方,配合主攻击舰群的攻击,从敌后方横向切断敌舰群,为避免敌人侦测到舰队的活动,空战舰队脱离主群后独立行动,攻击前不再与主舰群有通讯联络。

    还有七分钟便要进行第二次空间跳跃,经过第三次跳跃后主攻击舰群便会进入沃勒菲克星外围,空战舰队改变跳跃距离,在第二次跳跃后全行进,直到主攻击舰群开始攻击时,利用空间跳跃直接进入战场。

    主攻击舰群第三次跳跃的时间为六十五分钟之后,预计第九十分钟内与敌接触。空战舰队需掌握好时间,务必在九十分钟内到达。以减少主攻击舰群损失。”布冯元帅顿了顿,缓了口气才接着说完:“各位,没有的话就返回各自舰队进行布置”

    “没有问题,总司令官!”众将军齐声回答后起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